青梅观察日记

青梅观察日记 第8节

       收藏备用网址:http://po18.news
        2月1日数据维护,预计断网3-8小时,期间可前往备用站

    “许嘉时,你喜不喜欢我呀?”
    当灵动的少女凑到面前,大大咧咧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十四岁的少年一脸平静地举起书本,把她隔开。
    陶幼心顿时直立起身,高高的马尾随之甩动,离开许嘉时的视线。
    然后就听见她对后边的人说:“看嘛,我就说他不喜欢我。”
    “我跟嘉时哥从小一起长大,比亲兄妹还亲。”
    “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啦。”
    初三年级的陶幼心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,但她依然是从前那般性格,坦诚直爽,缺根筋。
    许嘉时还是不爱笑,也很少主动跟人交流,逐渐长开的眉眼越发帅气,也更显冷峻。但这些,都不妨碍他成为青春少女眼中的初恋男神。
    由于陶幼心跟许嘉时来往密切,许多人私下议论,说他们早恋。
    澄清之后,又有人说是暗恋,“异性之间哪有纯洁友谊,要么一个不说,要么一个假装不知道。”
    陶幼心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,自己绝对没有暗恋许嘉时,于是朋友把问题推到许嘉时身上:“会不会他暗恋你?你看全校这么多女生,他只对你好。”
    陶幼心解释: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啊。”
    朋友反而更加激动:“青梅竹马,更适合暗恋了。”
    于是陶幼心把她拉到许嘉时面前,当着她的面问出“你喜不喜欢我”这个问题,来证明她跟许嘉时确实是纯友谊、纯兄妹。
    蒋莹莹尴尬到脚趾扣地。
    这样去问,能承认才怪!
    陶幼心跟蒋莹莹回到座位,偷看小说的曲七七抬起脑袋,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。
    蒋莹莹以前在外地读书,这学期才转回来,对很多事情一知半解。
    小学就认识陶幼心的曲七七却晓得,陶幼心是非常离谱的一个人,她的脑回路跟大众不同。
    初一那会儿,有个女生给许嘉时送吃的,许嘉时当场给女生付了钱。
    陶幼心见这一幕,突发奇想给许嘉时送饭。
    曲七七还记得许嘉时当时的表情,因为她好像看见许嘉时笑了!多么难得!
    但下一秒,陶幼心伸出手,让许嘉时结饭钱。
    许嘉时缄口不言,直接把饭盒还给陶幼心,脸色很臭。
    后来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许嘉时跟那女生参加科技小组赛,为了节约时间,商量轮流带饭。
    诸如此类离谱事件多不胜数。
    又比如说,陶幼心肚子饿了,去许嘉时的课桌里薅零食,等许嘉时回来发现桌肚里“罪证”,顿时猜到谁的杰作。
    许嘉时拿着巧克力包装走到陶幼心面前,让她照这个再去买一份。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只吃了几颗而已。”陶幼心不明白,许嘉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,“嘉时哥哥,难道你最近很穷吗?”
    许嘉时揉按额头:“动你的脑子想想,我怎么可能买巧克力。”
    “啊,这不是你的?”陶幼心吃许嘉时的东西向来理直气壮,但如果是别的人,她可慌了。
    许嘉时拿出一封信和一张写着信息的纸条交给她:“照刚才的包装去买一份,找这个班级名字送回去。”
    原来是春心萌动的女生给许嘉时送情书和零食,偷偷塞进他的桌子。
    心虚的陶幼心立马照做,还倒贴钱多买了一份别的一起送到那个女生手里,陶幼心跟她道歉,女生哭哭啼啼,从此再也没在许嘉时面前出现。
    完成任务的陶幼心到许嘉时面前认错:“嘉时哥哥,我还回去了。”
    许嘉时轻“嗯”一声,也没说别的,打从心底,他没觉得陶幼心从自己抽屉里拿东西不对。
    曲七七想,这就是场乌龙,哪知道陶幼心那家伙非但没有反思,还趁机为自己争取到福利。
    陶幼心站在许嘉时课桌旁,“万一以后还有人往你桌子里塞东西,我会不会又拿错啊。”
    许嘉时淡定回:“你可以不吃。”
    “那我饿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自己去小卖铺买。”
    “上楼下楼好累的。”
    “自己从家里带。”
    “可是我经常会忘记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我放书包第二格。”许嘉时妥协。
    从那之后,陶幼心每次饿了,或是嘴馋了,都能直接从许嘉时的书包第二格找到现成的零食,一周七天还不重样。
    “唉。”跟蒋莹莹分享完这些大离谱事件,曲七七深深叹出一口气,“所以你懂了吧?陶幼心脑子里就没有那根筋,你跟她说什么喜欢暗恋,她都听不懂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我不懂?”突如其来的声音飘到耳边,陶幼心挤了进来。
    曲七七顿时收声,生怕她听到,又做出不合逻辑的行为。
    陶幼心浑然不觉,欢快地邀请好友:“我今天不上舞蹈课,下午一起打羽毛球吗?”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曲七七反射性答应,又猛地抬手敲头,“不行,今天下午要去星光广场看我朋友比赛。”
    陶幼心顺口问:“什么比赛?”
    “街舞,很酷的那个。”曲七七抬头,目光扫过面前的充满疑问的两位好友,弯唇邀请,“要不然,咱们一起去?”
    三人一拍即合。
    下午放学,她们早早收拾好书包,互相递眼神,准备开溜。陶幼心竖起拇指倒指向许嘉时的方向,暗示自己要先去打报告。
    除了周末,陶幼心每周二和周四都要去舞蹈室上课,回家晚,大多时候由许嘉时陪她回家,所以她得跟许嘉时说一声:“嘉时哥,我今天跟七七和莹莹去星光广场玩。”
    许嘉时轻“嗯”一声。
    得到应允,陶幼心拎着书包就撒丫子跟朋友跑走。
    星光广场背靠三座相连的大商场,人潮拥挤,热闹非凡。
    乘车前往广场的路上,曲七七绘声绘色向两人描述自己曾看见街舞比赛的场面,简单汇成三个字就是:酷毙了!
    陶幼心觑她一眼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会跳街舞的朋友?”
    曲七七解释:“他跟莹莹一样在外地读书,今年才转回来参加中考,而且不在我们学校。他说刚回来没什么朋友,让我来给他捧场。”
    今天是街舞海选赛,远远就看到广场中央搭建的舞台和悬挂在周围那片张扬的海报。四周散乱的站着许多年轻人,年龄从个位数到两位数不等,三人到场的时候,海选赛已经开始。
    街舞的音乐节奏总能给人带来活力,陶幼心的目光被台上跳舞的小朋友吸引,又突然被曲七七拽走。
    曲七七低头看手机:“短信说在舞台左边……”
    三人凭着瘦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,两三个高个子忽然闯过来,她们又被挤开,直到台上的两组人pk完才找到一处空隙。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曲七七摇晃着两人的胳膊提示,只见左右两侧同时走上两个十几岁的男生,左边白t恤、右侧黑t恤,仿若黑白双煞。
    不,是四煞。
    其中一位穿黑t恤的男生手扶棒球帽帽檐,看不清脸,曲七七却指着说:“看,那就是我朋友。”
    随着音乐响起,台上的人开始舞动,他们的肢体动作灵活舒展,帅气的舞姿引得场下呼声连绵不绝。
    曲七七刚打开相机模式就发现低电量提示,赶紧拽陶幼心衣袖:“我手机没电了,快帮我录一下。”
    “哦哦。”陶幼心高高举起手机,录下高清的街舞画面。
    视屏中的人跟着节拍跳动,每一个动作贯穿着音乐的灵魂,他们随性恣意,洒脱狂野,氛围震撼人心。
    高潮处,那黑t恤的高个子男生摘下帽子当道具,在空中打了个飞旋,众人也终于看清他的模样,帅气的脸搭配酷酷的表情,连镜头都忍不住对他偏爱几分。
    退场时,男生更是夸张地对观众行礼:“我是9号谢燃,请大家记住我的名字。”
    海选参赛,他是第一个在最后大声说出自己名字的人,评委想不记得都难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谢燃从舞台后绕了一圈跑过来跟曲七七汇合,十分臭屁地求表扬:“怎么样?哥帅不?”
    曲七七龇牙,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,直到谢燃问起录像,曲七七才把陶幼心跟蒋莹莹拉过来介绍:“她们是我的朋友,她叫陶幼心,她叫蒋莹莹。”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叫谢燃。”谢燃大方地露齿笑,还朝她们比划一个街舞手势。
    几个初三生就这么认识了,陶幼心点开视频,嘀咕道:“我把视频传给七七。”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加我q呗。”谢燃掏出自己的手机,顺势把陶幼心加为好友。
    视频传输中,谢燃盯着陶幼心的头像说:“你这头像还挺有意思。”
    陶幼心嘻嘻笑:“是吧。”
    谢燃点头附和:“胖鸭子。”
    陶幼心:“……那是天鹅。”
    陶幼心的头像是一只天鹅,但它并没有修长的脖颈跟美丽的羽毛,而是胖乎乎的样子,看起来的确像呆头呆脑的鸭子。
    大家都不明白长得跟小仙女似的陶幼心为什么要用这么搞笑的头像,跟本人气质完全不符合,只有许嘉时一眼认出这是大鹅不是鸭。
    只不过,他说的是:“呆头鹅。”
    反正很难从许嘉时嘴里听到好话,姑且都当他在夸头像可爱吧。
    这天之后,陶幼心的号上多了一位叫做谢燃的新朋友,这位朋友沉迷刷朋友圈,谁要是发了说说,下面少不了他点赞评论的身影。他自己也非常活跃,隔三差五就要发几个跳舞视频,平时打游戏赢了、或是看到一则笑话都要分享出来。
    陶幼心点进空间就看到谢燃刚发的一条人狗配图笑话,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
    清冷的少年声线蓦地从背后压过来,吓得陶幼心脊背一震,条件反射性地把手机塞进外套里。
    糟糕,摸鱼太起劲,忘记自己跟许嘉时背对背在房间做作业……
    “啊?我笑了吗?”陶幼心无处安放的左手胡乱拨动头发,假装无事发生。
    许嘉时深深地睨她一眼,眼里充满审视。
    他看到陶幼心藏手机了。
    陶幼心写作业摸鱼不是第一次,令他关注的是,最近陶幼心的空间高频率出现一个叫做bash的网友,不仅把陶幼心以前发的说说挨个点赞,还在评论区留言互动。
    bash的空间没设权限,可以直接点进去,他从评论区的蛛丝马迹中得知那人叫做谢燃,是隔壁学校的初三学生,最大的爱好是街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