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梅观察日记

青梅观察日记 第9节

       收藏备用网址:http://po18.news
        2月1日数据维护,预计断网3-8小时,期间可前往备用站

    许嘉时记得上次陶幼心回家就一直说,谁谁的朋友跳街舞很酷。后来在课间休息时,又偶然间听到陶幼心跟曲七七提到街舞。
    所以这个叫做谢燃的人,是陶幼心新交的朋友?
    许嘉时思索片刻,启唇问:“最近认识了新朋友?”
    “什么新朋友!没有没有!”陶幼心急忙否认,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    许嘉时在学习方面管她比较严格,像是严肃的老师。陶幼心正因玩手机心虚,根本无力思考许嘉时问的意思,否认就对了。
    许嘉时朝她迈近一步,关键时刻,手机响了。
    许嘉时接到一通电话,对陶幼心说:“我去拿快递。”
    趁许嘉时离开的功夫,陶幼心才把手机从外套里掏出来,本打算放回抽屉就做作业,一条新消息忽然弹出来。
    bash:嘿,上次那个视频还在吗?我不小心删了,没来得及备份。
    原来是谢燃想要上次在星光广场的视频,陶幼心还没删,于是从相册翻找出来,选择发送。
    网速有点慢,半天没传输完成。
    陶幼心左手捏着手机,右手翻看练习册,发现自己因为偷玩,还有许多作业没完成。待会儿得抓紧时间赶作业,不然要挨批评。
    这时房门响起动静,陶幼心如法炮制刚才藏手机的动作,再次塞进外套。
    许嘉时拿着一个拆过的盒子走进来,陶幼心故作模样放下签字笔,问:“什么快递啊?”
    许嘉时三两下取出里面的东西,举在指间轻晃:“你的游戏卡到了。”
    上周陶幼心看中一款新游戏,哀求许嘉时帮她下单,就是这个。
    “哇!”陶幼心欣喜起身,一时没反应过来,塞在衣兜里的手机“啪”的摔到地上。
    刚传输完成的视频因为摩擦动作被点开,高清屏幕上赫然出现谢燃跳舞的片段。
    第8章
    ◎最好的朋友兼妹妹◎
    陶幼心赶忙去捡,许嘉时却先一步弯腰。
    手机易主,许嘉时面无表情盯着视频里的人看。
    自知偷玩手机的视频暴露,陶幼心垂死挣扎:“我说这是手机自动播放的你信吗?”
    许嘉时冷着脸朝她“呵呵”两声,直接把手机揣进自己衣兜。
    那天下午,陶幼心被小许老师盯着写了整整四个小时的作业。
    当曲七七问起怎么不回消息的时候,陶幼心只能悲催地告诉她:“手机被收了。”
    曲七七瞪大眼:“被收了?谁收了?”
    陶幼心努嘴朝许嘉时的方向示意。
    曲七七“啊”了声:“他收你手机干嘛?”
    陶幼心小声嘟囔:“买手机的时候跟我妈立过军令状,明年必须考上实验中学,嘉时哥就是监工。”
    简单来说,作为学霸的许嘉时有权利收缴妨碍她学习的娱乐工具——手机。
    曲七七怂恿:“那你要回来啊。”
    “不敢,玩手机被抓现行。”陶幼心低头咬着笔盖上的猫咪头,“嘉时哥说,这次月考进步就还给我。”
    曲七七被她没志气的样子打败:“你真是被吃得死死的。”
    陶幼心倔强昂首:“我这是讲道理好不好?”
    曲七七幸灾乐祸拍她肩膀:“行,以后你就跟莹莹一样,断网绝情。”
    蒋莹莹也没有手机,据说是家里人管得严,不让她接触手机和电脑。
    陶幼心信誓旦旦说自己暂时没有上网的欲望,隔天,就见她扒拉住蒋莹莹的手:“莹莹,教我。”
    不知缘由的蒋莹莹满脸疑惑:“教你什么?”
    陶幼心哭丧着脸:“教教我,怎么度过没有手机的日子。”
    握笔的蒋莹莹手指一顿,仰头问:“你手机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被收缴了。”她把跟曲七七说的话,又绘声绘色地跟蒋莹莹叙述一番。
    蒋莹莹安慰她,说不用手机也不妨碍生活,可从小就从电子产品中获取外界信息的陶幼心哪里习惯得了,每天靠曲七七获取网络流行消息。
    最近有个新出道的少年组合引得小女生喜欢,曲七七每天都在跟周围的人安利。通过她的不懈努力,陶幼心等人成功入坑。
    曲七七更是疯狂,宁可不吃零食不买小说也要省钱收集周边:“我进了五个周边群,定制的立牌和色纸都好绝,你们要吗?”
    陶幼心扭头看了一眼,立马点头:“要要要,我把钱给你,你帮我登记。”
    她就喜欢手机这些花里胡哨的小摆件。
    陶幼心没忘记同桌小伙伴:“莹莹,你要吗?”
    蒋莹莹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价格,撇开眼,故作不感兴趣一般,摆手道:“我就不了,截团还要等工期,太久了。”
    “哦,你懒得等啊,我有图!”曲七七一边打开相册,一边跟她们解释,“最近新认识的圈内姐妹,她自己约的图,授权给我做不盈利的周边,我打算定制呢。”
    陶幼心看到精美的q版图立即举手:“这个我也要!”
    她们看向蒋莹莹,蒋莹莹紧捏着手指,迟疑片刻道:“我不喜欢这个风格的图片,算了。”
    蒋莹莹不买,她们也不能强求。
    曲七七跟陶幼心又召唤到几个有共同爱好的小伙伴,一群人围在一起商量定制什么物件。
    蒋莹莹捧书坐在位置上,不时地抬头去看,眼神复杂。
    没过几天,快递送到,曲七七跟陶幼心分别背着一大包周边分发给一起团购的同学,她们拥有共同话题,笑声不断。
    学生时期的女孩子们最喜欢结成自己的小圈子,如果落单,就容易遭到排挤。
    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,陶幼心回到座位,忽然被蒋莹莹拉住衣袖:“那个周边,我也买一份吧。”
    陶幼心惊讶张嘴:“啊?你不早说,起订有数量要求,不能单定一份。”
    蒋莹莹尴尬地笑笑:“那算了。”
    抱着教案的老师走进教室,二人没再说话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蒋莹莹手里被塞入一个钥匙扣和金属徽章,她诧异扭头,迎上一记灿烂的笑容,以及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:“这个送你。”
    周边的快乐弥补了陶幼心不能上网的遗憾,然而这份快乐在下午放学时戛然而止。
    当陶幼心还在抽屉里摸索的时候,许嘉时表情严肃地拎起她沉甸甸的书包:“你最近零花钱消费额度严重超标。”
    “不能上网,只能花钱找点别的乐子。”她意有所指。
    “找乐子?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对于班上掀起追星的热潮,许嘉时也有所耳闻。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是偶像周边!周边懂不懂?”陶幼心一本正经地强调。
    许嘉时睨她一眼,把书包塞回她怀中:“不懂,我只知道如果你这次月考没有进步,别想拿回手机。”
    “啊。”兔子被踩中尾巴,立马向大灰狼投降,“嘉时哥,不要对我这么狠心嘛。”
    对于陶幼心故作的撒娇,许嘉时假装听不到。
    幸好,在许嘉时的督促下,陶幼心侥幸往前进了十名。拿到成绩表的第一时间,陶幼心直气壮地把排名单拍在他面前,像只骄傲的小天鹅。
    当手机出现在眼前,小天鹅的高傲姿态瞬间消失殆尽,她笑嘻嘻地打开页面看了半天,呆呆地问:“咦,怎么连不上网。”
    许嘉时眼睛都不眨一下,只说:“欠话费了。”
    陶幼心恍然大悟。
    “嘉时哥,你先帮我充一百。”
    “不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怕你没钱还。”
    “我有钱的……”她说着就去掏自己的小钱包,却发现里面所剩无几。
    她心虚地揪着钱包带子,一点一点塞回去,咬唇望向头顶的少年,眨巴眨巴眼,有暗示的意思。
    对方早有预料,面无表情撇开脸:“你每个月吃零食、买漫画书、出去玩就能掉全部零花钱,这个月买一堆周边,你以为自己还有存款?”
    陶幼心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零花钱,所以她吃喝玩乐都很潇洒,从来不存钱。
    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陶幼心的性子和习惯,许嘉时最是了解不过。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她脑筋一转,眼睛蓦然放光,“我先欠着,下个月拿到零花钱就还给你。”
    陶幼心美滋滋地搓手,心想以他们俩的交情,许嘉时肯定会答应。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她只听见冰冷的两个字——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    陶幼心懵了。
    每周蹭吃的零食都是几大百,现在却不愿意给她冲一百块钱话费?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借钱给别人。”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别人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她双手叉腰,气哄哄的:“我可是你最最最好的朋友兼妹妹,你居然连话费都不肯帮我充,小气鬼。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他一记犀利的眼神扫过来。
    “……”陶幼心赶紧捂嘴。
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她重新扬起笑脸,跑到许嘉时面前,捏捏胳膊献殷勤:“嘉时哥哥,你一定不会这么狠心的对不对。”